南宫瑾

【时之歌/全职/盗墓/剑网三】懒癌晚期( '-' )ノ)`-' )

我这么久不写东西你们是不是都忘了我了😭

一辆手推🚌
链接走评论
发图都发不出去!

背景就是剑三类似全息的那种感觉
梗是这次的那个…屁股挂件…兔尾巴x

因为帮会里的那个军爷。对,就是文中的那个军爷天天欺负我!写他的文来泄气!一辆小破🚌急刹车注意!
写的不好x这就是一个写清水的写肉的后果吗(直男写肉hhh)

#藏策#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这是一篇早期写的文了!最近把坑填了!两个人的性格我和师兄也讨论过很久!有一篇师兄写的肉我就不放上来了x咳。庄花和李局有点欧欧西,希望不要在意太多,就出现了一小会儿!,如果还能接受就看下去吧!爱您!有些小bug和用词不当求轻拍!】





   
      李乾曰第一次见到叶司翎是在正月里的藏剑山庄。当时的叶司翎还是个小屁孩儿,小小矮矮的跟个团子似的。二人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这是自己从记事起第二次来到藏剑山庄。第一次是自己被捡了回来。这次是父亲带我来这里看望一个人。


       那个人便是我的爹爹,他告诉我我的爹爹是这个藏剑山庄的庄主。庄主的意思就是说是这个大庄园的主人了?突然觉得自己的爹爹,好厉害啊……父亲能把爹爹拐回家真的…厉害……


       拽着父亲的袖子跟着他走到西湖的一处亭子,亭中有一位穿着明黄衣衫的白发中年男子。


      “你们来了,呵呵,乾曰你长高了”男子转过身来。我松开父亲的袖子向男子跑去扑到他怀里乖乖的叫了声:“爹爹。”男子摸摸我的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糖葫芦递给我:“乖,去玩吧,我跟你父亲叙叙旧。”


      我接过糖葫芦点点头,便离开了。


      沿着西湖边走着。踩在雪上嘎吱嘎吱声在空中回荡。前方隐隐约约传来喝声,脚下的脚步快了一些。想去看看前方到底是什么。


      “哈!”“喝!”清脆的少年音从不远处传来。


       悄悄靠近站在树下探出头,只见一个少年在树下在举着大大的重剑挥舞着。


        少年眉间有一点朱砂。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定能吸住无数少女的目光。


      这个人……好眼熟啊…这家伙是叶司翎?


      李乾曰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下。


      


      “谁在那里!”只见少年一个鹤归向自己冲来,李乾曰向后跳了一步抽出了背上的碎魂


      “嗯?乾曰??!你怎么来了!”叶司翎惊讶的看着李乾曰,把重剑收了起来。


      “司翎。”李乾曰笑了笑看着叶司翎比起自己高高大大的。他长大了不少,愈发有大人的样子了。


       小时候的叶司翎长得特别乖巧,长长的马尾垂在脑后,牵着自己的手一蹦一跳的,浅褐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自己,声音奶声奶气的叫着哥哥。自己捂着脸转向一边。


      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哪根筋抽了,对父亲说【长大以后我要娶司翎!】


      俩人这几年来一直用书信在通信,刚开始的时候叶司翎的字歪歪斜斜的,还有错别字,渐渐的变得工整,刚劲有力的字体让李乾曰很是欣慰,小屁孩儿终于长大了。


      “怎么了?”叶司翎见他半晌没有反应


推了一下


         李乾曰回过神“啊啊,没,你刚刚说什么了”


         叶司翎一笑


      “走吧,你也这么久没来过藏剑山庄了我带你到处逛逛。”叶司翎揽住李乾曰的肩向前走。


         李乾曰身体一僵


     “乾曰你怎么奇奇怪怪的”


     “有吗,哈哈哈哈。。”李乾曰尴尬的开口


       两人在西湖边转悠了一会儿,远远看见李承恩和叶英还在亭子里。两个人依偎在一起。


       叶司翎把目光转向亭子,瞥了一眼身旁的李乾曰,目光暗了暗。把嘴凑到李乾曰的耳边轻轻的说:“乾曰,你小时候不是说长大了要娶我吗。我答应你。”说完轻轻的在李乾曰的耳边吹了一口气低沉的笑了笑。李乾曰身体一僵:“我小时候都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如果我不是开玩笑的呢?答应吗?”“哈…哈哈哈,时间不早了,我该和父亲启程回洛阳了。”


       说完,李乾曰推开靠在自己身边的叶司翎,向亭子走去。叶司翎看着李乾曰的背景越来越远,双手紧握。


       李乾曰,我要你知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们一路小心,注意安全,到了记得给我报个信”叶英伸出手理了理李承恩的衣领温柔的说到。


       啊,今天的爹爹也是依旧的温柔。要是身边没有那个臭小子就完美了。叶司翎笑眯眯的看着站在李承恩身旁的李乾曰。李乾曰别扭的把头转向另一边抽了抽嘴角。


       突然被一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竹马告白,自己也是很无奈的好吗,虽然说军营里也有不少两位男子互相看对了眼,但是也不代表自己就能接受自己也跟他们一样的吧。虽然自己的父亲和爹爹也是如此。


      叶英转头对着叶司翎:“阿翎,把马牵来。”“是,师父。”


      “军营的马一般吧,你看看你喜欢吗”叶英把手中的缰绳递给李承恩


      “竟然是踏炎乌骓,喜欢!这个礼物太棒了!!阿英你真好”李承恩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了叶英


       李乾曰默默捂脸。我才骑的绝尘。你们要不要这样。


      “那就不耽误你们的行程了。”叶英向后退一步。


      “乾曰,你要好好的考虑哦。”叶司翎依旧是笑眯眯的看着李乾曰。


       李乾曰头也不回的拉着李承恩就上了船。


      


    “最近苍云军要来一部分人到我们这边来交流,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表现。”李承恩敲了敲桌子,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李乾曰严肃的说到。


    “是将军。”李乾曰回答到


    “好了起来吧,我们多久没谈过了?”“您是指?”    “就说说那个叶司翎吧。我记得你们两个人从小就一直在用书信联系。你觉得他怎么样?”“嗯…还好吧。”“你也不要一天都绷着个脸。多笑笑知道吗。”“父亲…我都快19了…您就别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好吧。”“我知道你长大了,就是因为你长大了所以要跟你谈谈。”“嗯嗯嗯。你说的对。”“臭小子。又来这套。滚去跑50圈。跑不完别吃晚饭了。”“是!”李乾曰站起身便溜出了李承恩的房间。


      


      “乾曰,想不到吧。是我来了。”燕疏瑜一把揽过李乾曰的肩,笑嘻嘻的说到。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进大门我就知道是你了”李乾曰无奈的摇了摇头。


      燕疏瑜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乾曰犹犹豫豫的说到:“你这样子……怕不是有心事吧?”李乾曰突然惊醒:“啊?我没有啊…咳咳”“绝对有,你信我,我看人很准的。”燕疏瑜笑眯眯的看着李乾曰。


      “真是瞒不过你,那我问你,如果一个和自己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人突然跟你告白了,你会怎么办。”李乾曰握了握手里的茶杯转头望着坐在一旁的燕疏瑜


    燕疏瑜仰头思考了一下说:“你喜欢他吗?如果喜欢。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那…他是个男生怎么办?”“没有怎么办啊,你喜欢他干嘛还在意性别?李大将军和叶大庄主不也是这样的吗,别想太多。放开去喜欢就好了。”


      李乾曰趴在桌子上思考了很久


      “果然我还是挺喜欢他的吧。”李乾曰喃喃自语,不过还是被燕疏瑜听见了。


“哦?你喜欢谁啊?说说看?”燕疏瑜把头凑上去打趣的问。


“哎,你别问了。没什么!”李乾曰摆摆手把头别开。


翌日


      


      “小将军!有人找!好像是藏剑山庄来的人!还带了几匹马!”“什么??”李乾曰一惊,连忙起身像外走去。


      竟然是叶司翎


      “你来干什么!”李乾曰皱着眉头看着马上的人。


      “我?我来娶你的!!”叶司翎笑眯眯的撸了一把李乾曰的须须x


“你看这些聘礼够吗?我不能像师父一样送师父踏炎乌骓。赤兔。绝尘……你喜欢吗?或者是说。李乾曰。你喜欢我吗?”


  “我……啊……天色不早了,你不如留下,明日再走吧。”李乾曰低下头,不知眼神该放在何处,尴尬的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


      “乾曰,我只要你一句回答,你喜欢我吗?”叶司翎下马,上前一步抓住李乾曰的手。叶司翎挥挥手让一旁的将士把马牵下去。


      “对不起,这太突然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你这样爹爹不会生气吗?爹爹知道吗?你是他唯一的徒弟啊!”李乾曰想挣脱开叶司翎的手,但是,能抡起重剑的手劲是那么容易挣脱的吗。


    “我给师傅说了,他说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他也懂。我想如果我师傅都同意了,那大将军也不会不同意的吧?所以你呢?你又是给我如何的答复呢?”叶司翎上前一步把李乾曰紧紧的抱在怀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生怕错过一丝李乾曰的反应。


     “喂!那谁啊!你干嘛!你要对乾曰做什么!”突然一声呼喊从不远处传来。只见身穿玄甲的小伙子上前一步就把他们两分开,揽住李乾曰的肩就往后退了几步。


     “你是谁?你为何如此叫他!”叶司翎突然觉得自己怀中一空便猛的转向分开他们两的不速之客。


       燕疏瑜皱眉“你又是谁?你难道不知道乾曰前段时间的手臂受了重伤吗?你还那么用力的抓他!”


       李乾曰急忙捂住燕疏瑜的嘴说:“你别说了!”


      “为什么不让我说?哦?让我猜猜看。刚刚出现的这一幕……李乾曰!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为什么还与这人如此亲密?”燕疏瑜神色不善的看着一旁的李乾曰。


       叶司翎愣了好一会儿说:“什么?乾曰你……有喜欢的人了?是谁?那个人是谁?这就是你不肯正面回答我的理由吗?”


       燕疏瑜听到这话吃惊的看了一眼叶司翎,再回头看了看李乾曰不自然的神色,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转头便说:“啊?就是你让我们家乾曰夜夜思念的那个人?我们家乾曰到底是看……唔唔…你让我说完呀!”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李乾曰和叶司翎都惊呆了。


       李乾曰听言迅速的捂住燕疏瑜的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还是把你的嘴闭上吧!”


       叶司翎上前一步抱住李乾曰,在他的耳边声音颤抖的说:“乾曰…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你…?”


      李乾曰眼睛一闭,像是豁出去了一般说到:“对!我就是看上你了!你信吗!在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上你了!又怎么样!”


       激动的声音在李乾曰的耳边响起:“我……我就是太激动了…乾曰,没想到你…你喜欢的人竟然是我,我太高兴了。”


       李乾曰回答他的便是一个拥抱和一个深深的吻。


      “咳咳咳…小子下手真狠,要被憋死了,我说你们两个……”当然谁也没在意在一旁喘气儿的燕疏瑜。


      从此


      藏剑山庄多了一个手持长枪的天策小将军。





【燕疏瑜是另一篇苍歌的主角,虽然大纲写好了还没开始动笔,是一篇年下的!年下大法好!其实我策藏藏策都吃的那种,只要他们两在一起这个狗粮就很香!虽然说他们两的感情看起来会有些突然。为什么会这么写是因为青梅竹马啊?!(竹马竹马?)所以说即使常年不见面但是还是会有联系的,再加上自家庄花和李局,就……小孩子,什么都学的快。咳x所以感情就这么来的了!ok!下一篇苍歌是燕疏瑜x杨云天】


     

【一龙】卖徒弟的师傅

      伸手拍了拍徒弟的肩说:“飞飞,为师把他引到不归谷,然后你上,听到没。”身前的男子点点头,慎重的说:“好的师父父!”突然是想起什么似得从包里摸出一个白色小瓷瓶递给身前的男子:“你雨露期快到了,这瓶药你自己先好好保管。实在不行再用。”男子点了点头转身越上不归谷的一处小山丘后静静地等待出手的时机。

      白衣斗笠,嘴周围还有一圈胡渣的男人追着黑衣道长一步步踏入了不归谷。嘴里还念叨着:“叶云澜你给我站住!今天就是要砍死你”黑衣道长转身做了一张鬼脸便继续向前跑去。山丘上的男子拔出腰间的剑。双眼死死的盯着追逐在道长身后的白衣男子:“哼,这次让你又都走不了了。”说完便看准时机向前突出,万径千山。没一招,又狠又快。道长看情况。一溜烟就跑了,殊不知自己的徒儿被自己害惨了。

      哎呀!忘了!给徒弟弟的那瓶药是雨露期用的。。不是抑制的!完了,,希望徒弟的雨露期没这么快吧。刚好一加一那家伙对我徒弟有意思。嘿
两人打战三百回合。两人迟迟分不出审胜负。
突然一阵甜腻的香味从自己周围传来。一加一皱眉:“你……你不是一个中庸吗??为什么你身上……小兔崽子。哈。别让我抓到你。不然我操死你。”
      这味道可真是甜美啊!一定很好吃。一加一舔了舔嘴唇笑眯眯的说



茅舍槿篱欢迎扩列x
受是我徒弟。一个对外高冷,很皮,但是对我有些时候撒娇喵喵喵嘤嘤嘤呜呜呜的一个可爱的华山,就是花心x
攻是我老仇人了,我不唱歌就把我装备打红的一个暴躁武当,主要是也很皮,但是关系还是挺好的。

他们两都皮,皮的来全服都知道的那种,两都是男孩子。他们说过同一句话。就是意思差不多的那种话。徒弟为了给我报仇他就去砍他,但是砍不过就回来跟我嘤嘤嘤。
我就
可耻的萌上了。
悄咪咪的写x

第一次写古风abo有bug求轻拍x
日常还会写一点他们两的小故事xxx

#金陵异事#

                                  
    

     “诶!你们听说了吗!这金陵城中出现了吸食人血液的妖怪!啧啧啧,那些被吃的人啊!死相太可怕了!那人皮就挂在那!路灯上!以为姑娘推门从家中出来便看到了那人皮!吓得直接晕了过去!至今日应天府都还在查!”一位手持烟斗的老者绘声绘色的讲述着,茶馆众听客胆子大的议论纷纷,胆子小的脸都吓白了。
     
      事情是这样的……

       一袭黑衣的男子跃上房顶,猩红的双眸凝视着从菜馆走出来的一行人。
    
     “唔,是这个人吧,看起来,比挺好吃。”男子眯起眼睛舔了舔嘴唇。
       ……

      第二日

      一位青衣少女推开门。“咦?灯上的是什么?”少女走上前。“嗯?我记得刚刚好像没下雨啊,地上怎么是湿的”少女低头,突然脸色一白,失声叫了出来:“血!血!!”再猛的抬头,一张面目狰狞的人脸挂在她的头顶,双眼突出血丝布满眼眼球,嘴张开,舌头掉了出来。死不瞑目的挂在那里,只直勾勾的盯着他,路灯下的大片草地已经被鲜血染红。少女见状直接吓得晕了过去。

      此事惊动了无数人,也有胆子大的人上前围观,一名暗香弟子现站在树下,眼神复杂的看着出事的地方。

       ……

      出事当天夜里

      黑衣男子跃进院子推开门,一名衣着武当弟子服饰的人坐在椅子上翻阅古书。“叶师兄,不是说过尽量不要把血弄到衣服上吗?”“诶!好,下次我注意啊!下次注意……”叶云澜脱下外衣随意的丢在一边,打算明日起床再收拾。走到桌前,拿起茶杯猛猛的喝了一杯茶。“听说你们今日去华山讨债被怼回来了还一分钱都没要到?”“...没讨到且不提,不知道还被谁顺走了一支箫,那箫要是拿出去当了,可以让一户普通人家半辈子不愁吃喝..。”叶云澜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哪个华山弟子这么皮!连你的东西都敢摸!”“下山的时候和一个华山弟子擦了一下肩,应该就是他了,那时没有想太多,所以没有注意相貌。这是陆姑娘的信,我怕她是有什么事找你,给”“好,我等一会儿就看。”

      常年覆雪的华山上,一名男子握着手里的白玉萧,注视了许久,不知在想些什么。抬头,望着绵延的山脉,轻轻的笑了。

【不定时更新,较短小x空间首发,有兴趣的可以加一下2393391162我觉得。。不会有人感兴趣的吧呜呜呜】

#金陵异事#预告(略私设/联文/人物有原型)

[区服:茅舍槿篱/独立寒江]

---------------

今天该去哪个门派抓小孩儿呢~
唔…听说暗香的小女儿挺香的~那今天就去暗香吧~哎,一天不吃小孩儿感觉修为都少了好多呢……遇不到那个讨厌的人类就更好了[伸了伸懒腰收拾东西准备去暗香]

[蹲在房顶上看着院子里玩耍的小孩子和他们的师兄师姐]
唔…哪个小孩子好吃一点呢[眯着眼睛打量着下面的小孩子]
嗯?怎么那个讨厌的人类也在。算了算了,每次见到他都倒霉,走了走了。再吃一次剩饭吧呜呜呜。[转身准备走]

你想走哪里去?妖道?冷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把刀抵在自己脖子前,转身,一双暗黑色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自己。[笑了笑,眼疾手快的定了来人的身]

啊~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一只落单的小刺客呢~怎么?自己送上门来了?[笑眯眯的盯着自己身后被遮住大半张脸的小刺客,那双熟悉的眼睛自己永远不会忘记]

啊~今天刚好饿了呢,贫道男女不忌,小孩儿成人…都行呢~自己送上门来,你是在暗示什么吗?[拽下小刺客的衣服捏住他的下巴来回打量](没仔细看,这小刺客长得挺水灵的,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呢。)[说完便轻轻的在小刺客的唇角落下一吻,然后,闪身离开,看着那人瞪大眼睛愣在那里的样子,心里不禁一整愉快]

小刺客~咱们来日方长~今天不吃你不代表下次不吃你~洗干净等着我吧~拜拜!

---------------

人设(未完-持续更新)

名字:叶云澜
性别:男
年龄:老妖怪
门派:武当
种族:狐妖
性格:爱笑,爱搞事,
外貌::红色的眼睛整天笑眯眯的(鹤舞套白发)剑匣里面除了剑还有一些奇怪的小玩意儿,要什么有什么。

身世:武当山上的一只修炼成精的狐妖,因为刚化形成了一个小婴儿,被掌门捡回了武当。因为红色的眼眸被很多武当弟子害怕从而不敢有人愿意接近。
因为自身原因,只有吃人才能增加自己的修为,一直小心翼翼的提升自己的修为。因为掌门没怎么管自己所以经常下山。
其实嘴上说着吃小孩儿,其实吃的都是那些无恶不赦的人。是一只,好妖!!(吸食血液)
在一次吃♂人的时候被一名暗香的男弟子发现了。然后两人大打出手。

之后每次进食的时候那名暗香弟子不是转角遇到♂爱就是被他一脸复杂偶然的撞见了。自己都要怀疑那名暗香弟子是不是喜欢自己来跟踪自己了

从此也就结下不解之缘。

名字:燕氿
性别:男
年龄:年方二十
门派:暗香
种族:人类
性格:沉着稳重,冷静思考,日常思考杀妖应该怎么杀才能不脏了衣服就算衣服是黑色的也十分注意不沾到脏东西,尤其是血,虽说是除妖师却有自己一套看法,好妖不除,坏妖揍一顿让改过自新,算十分讲理了。
外貌:黑发黑眸,脸被围巾头发遮住看不清【我暗香弟子的脸其实尔等能看的】

身世:暗香出来的除妖师【明明可以当刺客非要学除妖】,幼时父母双亡被兰花先生抱回了暗香,年纪仅十五便已出师,奈何不务正业日夜沉迷专研各种妖魔鬼怪,而后因门派已无人能再教导,被扫地出门成为了真正的除妖师,虽然是名除妖师,但是杀过的妖屈指可数,大多数都没有赶尽杀绝【并不是因为杀了血溅出来会很脏,并不是!】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情是画各种妖怪的绘本,杀了妖之后还会给妖留下遗照。
某日在某巷角偶遇一妖竟在吸食人的血液,与之大打出手,从剑法和武器来看,竟是那武当中人。所幸那妖最后收手逃离,而人也并无生命危险,脑海里也记住了那双红色的妖眸。
那妖可能从未遇见过除妖师,竟不知道身上已被撒了便于追踪的药粉。看着那妖一次又一次的捉人吸食血液,却并未伤及人命,心里很是复杂,就算无性命之忧亦是一害人之物,不除之往后并将大乱,奈何,每次看着那带着一丝餍足的红眼,竟下不去手……

若此妖日后危害人间,我必担责除之。



姓名:方兰生
性别:男
年龄:二十
门派:武当
种族:人类
衣着外貌:一对浅粉桃花眼,眉心一点红。规规矩矩重阳套。
性格:平时清清冷冷,对任何事似乎都漠不关心。对朋友受伤反应很大,会出现平时不会有的过分紧张和担心。脸上不常挂笑容。
喜好:花花草草。种兰花,偏爱龙字春兰。
厌恶:偷窃,欺骗,粗俗的人。【应该是不喜欢】
备注:想事情发呆时会捏自己的手腕,
身世:生于金陵方家,方家世代经商,是个大户人家。方兰生是家中独子。十四岁拜入武当。
背景:他是方家独子,注定继承家业。而那时候年幼的他就有一个想当武侠的梦,像那些江湖侠士,行侠仗义。在家中像个小霸王,好动活泼,天天溜出去寻找那些所谓的江湖大侠。因为是独子老爷夫人对他疼爱有加,不舍打骂,但也不成全儿子的武侠梦。十四岁那年,和往常一样,遇到了一个大侠,很厉害。便死缠着让那人教他武功。折腾半天后回到家中,发现父亲母亲,还有家丁丫鬟,家中上下没有一个活口。不知是谁做出了这样的事。但这件事彻底让少年变了一个人。后来拜入武当,因资质本就不错,年少时也受过不少江湖各派人士点拨,到现在六年,完全不像六年前拜入的弟子,更像生于武当长于武当的弟子。待人很平淡,加上不爱笑,还有资质不凡。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好相处,以至于朋友不是太多。

【要是有人看就在lof更了。。没有的话就只发qq空间了。溜了溜了x】

呜呜呜。。想念我的儿子。。家盾的直男截图真的是o(´^`)o。。。这两张脸还是手绘的好看。。重制版不能看。。。´_>`。想念他。。。呜呜呜。。。

a之前和师兄去拍照
(师兄是个假毒太哈哈哈)
想念。。。
希望明年可以回来玩

小女儿真好看🌝
今天的武当依旧是给给的呢

#帮宣#

各位侠士侠女们好!给您抱拳了!

你想体验当城管的乐趣吗(没有)
你想感受走路带风的乐趣吗(不是)

山外云·茅舍槿篱(ios)
[天策府]

招!人!了!!!
欢迎各位有志向的侠士侠女们踊跃的来报名!

入帮送帮主(想得美)有可爱的小姐姐等着你们的到来,可爱(?)的小哥哥等你们来围观。帮里的大家都很和♂谐

然后这里重点讲一下不收玻璃心,小公主!!!不要一进来就撩妹儿的❌
我们!是一个正♂经的帮会!

帮会刚刚起步,有不足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指出!谢谢你们!

群号码:703374453

悄咪咪的来lof来一发帮宣
【希望安卓的茅舍和ios可以通´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