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瑾

时之歌/全职/盗墓/剑网三/天刀/OW‖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时之歌】【界轩】《归》(短篇/HE/词语废/撒糖/ooc)


     天入凉。人们都不由得增加了一些衣服,变的枯黄的叶子打着旋儿如蝴蝶一般的从天空飘落,铺满了一地,踩在上面嘎吱嘎吱,声音在风中传到远处。
    

     少年踩着落叶,又一次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
  
    
     抬头望见殿口的红木牌坊,自己似乎又回到了自己初到这里与他相见的时光。
 

     跨过门槛,环顾四周熟悉的神明道场,朱红的松木柱,碧瓦飞甍,手抚木桩,穿过回廊,瞧见殿中的石碑与石碑上依旧丑陋的像恶作剧般的鸟,石碑静静的竖在那里。屋梁上依旧飘荡着破旧的彩绸。殿前池中的莲,一代换一代,如今这一代也快要凋零,唯独留下了一朵金色的依然绽放在空旷的神殿。
 

     也不知那人是否变了样。少年手指擦过石碑上被自己认为很丑的鸟起身向池边的栏杆走去。
    

     双手撑在池边的栏杆上。闭上眼感受这里与外界不一样的气息,只听见"噗通"一声,睁开双眼,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在池角落的石山那里。一只手搭在石山的上面,池中浮着一根紫竹鱼竿,池中的鱼儿们因为鱼竿的掉落声惊吓的四处逃窜,少年顺着手向上看去,不禁的笑出了声:"噗"竟然睡着了?
   

     少年踏过拱桥走到没有栏杆的地方,捞起水中的鱼竿晾在一旁,起身跃上了石山,盘坐在一旁看着睡着人的容貌。
   
  
     还是没有变呢……
 

     真是可爱,毫无防备呢……少年一只手托腮,另一只手伸出轻轻的点了点人的鼻尖,睡着的人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便松开继续与周公下棋了,一旁的少年笑的更开心了,指尖擦过人长长的睫毛舔舔嘴唇,俯身在人漂亮的唇上烙下一吻,许久才分开。
   

     傻瓜,怎么能这样毫无防备呢?被人占了便宜你让我去吃谁的醋?
  

     一阵凉风拂过,少年抬头瞧了瞧天色,身体不禁有一些发凉,看着石山上只穿了薄薄一件衣服的人,他起身,以一种横抱的方式把人从石山上抱起,紫色的长发划过掌心,带来了许些痒意。
  

     灵巧的跃下石山,抱着人向内殿走去,黄昏下的神殿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衣,池面波光粼粼,黑色的砖瓦在黄昏下发出淡淡的光芒。
  

     踩着落下枯叶铺成的路,嘎吱嘎吱声在空旷的神殿徘徊,少年的头无意间碰到了挂在房梁上的铃铛,他诧异这铃铛被彩绸遮住,自己也没有发现,也不知是何时挂在上面的。"铛铛"的声音惊醒了怀中熟睡的人。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头望见熟悉的面孔,笑了起来。
 
 
     "界海,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黄昏下少年与怀中人的笑容融入了金色的光芒,空气中的铃铛声伴随着彩绸的飘动在徘徊,金莲在池中依然傲然的绽放……

---------end---------

请叫我清水小公举

跳进界轩的坑我出不来了…… _(:3」∠❀)_

错字手癌我狗带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