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瑾

时之歌/全职/盗墓/剑网三/天刀/OW‖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时之歌】【界轩】《触觉》(真·肉渣/触手play//甜 √)

     午后,云轩整理好进入森林需要的物品,走向了神殿后方的一大片森林。

     鹅卵石路凹凸不平,但是踩在上面不算磕脚,空气中带着午后特有的懒洋洋气息,越往森林深处走,暖暖气温度被隔绝在外,渐渐变得潮湿冷清。

     云轩来到了他种植药草的地方,看着在这冷清空气下长的生机盎然的藤蔓,微微一笑。
拿出准备好的铲子朝一株茁壮的藤蔓根部铲去,不料手一抖,被一根细细的枝条缠住,云轩把这枝细细的枝条折断。藤蔓不住的抖动,仿佛感受到了疼痛一般,又伸出两根人类小臂一般粗的枝条缠上云轩的腰与腿把他甩到空中,并没有放开,在汲取云轩体内的能量,云轩感觉到能力在不住的流失惊呼出声,一向温顺的藤蔓为什么如此的暴躁?还没来得及反应又有好几根缠上他的手把它捆住。

     更多的枝条伸入他的衣服带着蜜汁分泌物的枝条在他的身上滑动留下一道道痕迹。
衣服被撕碎,一丝不挂饿身体暴露在潮湿阴暗的空气中,不禁的让云轩感到十分的惊慌,因为枝条向着难以启齿的地方去了x

     "唔……啊……住手……嗯……"云轩喘息的叫着,下半身的某个地方被滑腻的枝条填满,小腹微微隆起,身上全是枝条肆意后的痕迹,紫色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身上,眼神迷离……力量即将被吞噬一空……

     听见远处传来的呼身……

     "祭司大人在吗?祭司大人?!"

     云轩听出来了,是界海的声音,自己后悔为什么要把这里告诉他……

     听着声音越来越近,云轩渐渐的开始感到绝望……自己这个样子被人看到了会怎样……

     枝条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松开了云轩……下体的空虚让云轩一时间感到不适应。

     "啊!祭司大人你在……这里……"界海惊喜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但是又逐渐平复下来。

     "祭司大人……你……你……怎么这样了!"界海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

     云轩已经羞耻的不想见人了,可是现在的自己没有办法,身体在渐渐的变热……难以忍受的感觉不断浮现出来……"臭小子……还不过来帮帮我么!"云轩咬牙切齿的说到,声音中带了些不明的喘息。

     沉默的界海眼睛一亮,快步走过去把云轩拦在怀里,界海外表看似紧张其实内心是狂喜的,自己憧憬祭司大人已经很久了,但是总是不能把祭司大人拦入自己的怀中,可是现在就是一个有机会啊!要把握住啊!

     "祭司大人,我看你现在很难受,我来帮你可好?"界海低头在云轩的耳边轻轻的说到。
"呵……知道了就闭嘴……动手……"云轩瘫在界海的怀里胸膛不停起伏的喘息着,肌肤因为藤蔓的液体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吐出的喘息飘入界海的耳里。

     简直就是在勾引人犯罪啊……
     界海感叹完俯下身吻住了云轩微微张开的双唇……

     下午的时光总是过的那么快,森林开始变的昏暗,界海把自己衣服的扣子扣好,用外套把身体上满是吻痕的云轩裹住,公主抱把熟睡的云轩抱起向森林外走去,身后是一片狼藉的藤蔓……

     年轻人的体力就是好啊……【望天】

-end-
差点儿翻车……
清水小公举的名号保不住了……心痛
第一次写触手文不好见谅……等等真的有触手吗?!
错字手癌我的锅……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