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瑾

时之歌/全职/盗墓/剑网三/天刀/OW‖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时之歌】【界轩】《This maid/猫耳女仆》(女装play/羞耻play/甜/没肉/ooc)

     时之歌的店内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祥和。
看书的看书,处理公务的处理公务,喝下午茶的喝下午茶。

     在二楼打扫的界海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在一排排书架中看见了云轩的身影。界海眼睛一亮拿着抹布快步走了过去,不料脚下踩到地上浇了花未干的水一滑,向前扑去。

     "啊!"界海小声的惊呼了一声,云轩的视线从书架上转的过来,有点诧异的看着扑过来的人"嗯?!"云轩下意识的手一伸接住了迎面而来的界海,界海的手没抓对地方硬生生的……"嘶……"牙白,衣服撕碎的声音。界海觉得现在很不妙……

     大祭司被自己压在下面,一只手撑着地,自己另一只手里还拿着破碎的衣服布条儿,脏脏的抹布搭在大祭司的头上。界海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

     自己好像把大祭司……地咚了?

     "你还想这样保持多久……"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下传来,云轩一只手拉下搭在头上的抹布,另一只手用披风把露出的肌肤遮住,眼睛阴沉的盯着,用冷漠而又愤怒的声音说到。
界海被这眼神吓的不轻,连忙站起身不停的向云轩鞠躬道歉"祭司大人,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快要哭出来来的声音传入云轩耳里。
"小声点儿你想把所有人都引到这里来围观吗?说这些话还不如带我去换一件衣服……"云轩用命令的口吻说着瞥了一眼一脸哀愁低着头快要哭了的界海。界海听到这句话后脸色才好了一些说:"嗯……跟我来我去看看有没有衣服……"说要便带着云轩走向了更衣室……

     界海在衣服堆里左翻翻右翻翻,只找到了一件衣服,这时,尤诺从门缝里递进来了一张单子,上面的内容看的界海心惊胆战……

    【最近其他商店的主要服务里貌似添加了什么伪娘服务?不知道是不是这名字,奇怪的异世界人。我觉得我们店也不能落后,请勿必寻找一位长的特别漂亮的男孩子来完成这个人物。
ps.我觉得大祭司就可以,不管用任何方法都要让他答应!

          --馆长亲启】

     界海忐忑不安的看了一眼云轩,云轩被莫名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说:"上面写了什么吗,我看看……"云轩抽走界海手中的信纸仔细的看了看……"***!!!"界海该是第一次听见温柔的大祭司爆粗……果然刺激到了吧……可是也没有办法,馆长说的画怎能不听,再加上现在大祭司的衣服也破损了……然而这里只有一件,怎么形容呢,对,紫白相间的猫耳女仆装……大祭司这是不穿也得穿……

     云轩冷着脸坐在更衣室的凳子上说:"我是不会穿的……不要逼我…"界海叹息了一声走到云轩的面前俯视笑着说:"是吗?如果你不换的话你就一辈子呆在这吧……"说要不等云轩回答俯身双手揽住云轩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一句然后笑着离开了。只留下了云轩一个人在那里脸色绯红的盯着那件衣服……

     "天哪,这衣服怎么那么难穿……"云轩扯了扯腰间的带子,把鞋子扣好,照了照镜子……被吓哭了………

     推开门
    

     界海正靠在门边正在记着什么,听见门开的声音转身一看……

真·吓得我笔都掉了

     荷叶边长袖紫色的带子手腕处系紧,领口处有一个大大的白色蝴蝶结腰间紫色的腰带把衣服收紧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蓬蓬裙上有着一层又一层的白色底子条纹荷叶边,短短的裙子只遮住了大腿,白色的丝袜点缀着淡紫色的花纹,洛丽塔高跟鞋刚好合脚【真·腿玩年】身后垂者一根白色毛茸茸的猫尾,紫色的长发上别着一对毛茸茸的猫耳,再配上云轩面带绯红眼神躲闪的脸……

     简直想操哭他啊……【界海心里如此想到】

     不行……不能让别人看到祭司大人这个样子!这身衣服真的是为祭司大人量身定做的啊!!!一步步逼近云轩,界海觉得心中有一股火发泄不出来……

     "你要干什……唔……"还没说完话的云轩便被界海压在墙上狠狠的吻住……

     许久才分开…拉出暧昧的银丝,界海用一只手把云轩的两只手交叉摁在头顶另一只手从盈盈一握的腰间顺着裙摆滑向大腿,在云轩的大腿处轻轻的捏了一把……"保养的很好啊祭司大人~"

     暧昧的语气注定了时间还很长,我们还有时间……慢慢玩~


界海说的让云轩脸红的是
【信不信我马上就地正法~】

-end-
爆字数了……
日更的我是不是很勤快呀 ~( ̄▽ ̄)~
女装play什么的哈哈哈哈【金馆长笑】
错字手癌我的锅……

预告:兰伶舫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