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瑾

时之歌/全职/盗墓/剑网三/天刀/OW‖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藏策#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这是一篇早期写的文了!最近把坑填了!两个人的性格我和师兄也讨论过很久!有一篇师兄写的肉我就不放上来了x咳。庄花和李局有点欧欧西,希望不要在意太多,就出现了一小会儿!,如果还能接受就看下去吧!爱您!有些小bug和用词不当求轻拍!】





   
      李乾曰第一次见到叶司翎是在正月里的藏剑山庄。当时的叶司翎还是个小屁孩儿,小小矮矮的跟个团子似的。二人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这是自己从记事起第二次来到藏剑山庄。第一次是自己被捡了回来。这次是父亲带我来这里看望一个人。


       那个人便是我的爹爹,他告诉我我的爹爹是这个藏剑山庄的庄主。庄主的意思就是说是这个大庄园的主人了?突然觉得自己的爹爹,好厉害啊……父亲能把爹爹拐回家真的…厉害……


       拽着父亲的袖子跟着他走到西湖的一处亭子,亭中有一位穿着明黄衣衫的白发中年男子。


      “你们来了,呵呵,乾曰你长高了”男子转过身来。我松开父亲的袖子向男子跑去扑到他怀里乖乖的叫了声:“爹爹。”男子摸摸我的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糖葫芦递给我:“乖,去玩吧,我跟你父亲叙叙旧。”


      我接过糖葫芦点点头,便离开了。


      沿着西湖边走着。踩在雪上嘎吱嘎吱声在空中回荡。前方隐隐约约传来喝声,脚下的脚步快了一些。想去看看前方到底是什么。


      “哈!”“喝!”清脆的少年音从不远处传来。


       悄悄靠近站在树下探出头,只见一个少年在树下在举着大大的重剑挥舞着。


        少年眉间有一点朱砂。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定能吸住无数少女的目光。


      这个人……好眼熟啊…这家伙是叶司翎?


      李乾曰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下。


      


      “谁在那里!”只见少年一个鹤归向自己冲来,李乾曰向后跳了一步抽出了背上的碎魂


      “嗯?乾曰??!你怎么来了!”叶司翎惊讶的看着李乾曰,把重剑收了起来。


      “司翎。”李乾曰笑了笑看着叶司翎比起自己高高大大的。他长大了不少,愈发有大人的样子了。


       小时候的叶司翎长得特别乖巧,长长的马尾垂在脑后,牵着自己的手一蹦一跳的,浅褐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自己,声音奶声奶气的叫着哥哥。自己捂着脸转向一边。


      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哪根筋抽了,对父亲说【长大以后我要娶司翎!】


      俩人这几年来一直用书信在通信,刚开始的时候叶司翎的字歪歪斜斜的,还有错别字,渐渐的变得工整,刚劲有力的字体让李乾曰很是欣慰,小屁孩儿终于长大了。


      “怎么了?”叶司翎见他半晌没有反应


推了一下


         李乾曰回过神“啊啊,没,你刚刚说什么了”


         叶司翎一笑


      “走吧,你也这么久没来过藏剑山庄了我带你到处逛逛。”叶司翎揽住李乾曰的肩向前走。


         李乾曰身体一僵


     “乾曰你怎么奇奇怪怪的”


     “有吗,哈哈哈哈。。”李乾曰尴尬的开口


       两人在西湖边转悠了一会儿,远远看见李承恩和叶英还在亭子里。两个人依偎在一起。


       叶司翎把目光转向亭子,瞥了一眼身旁的李乾曰,目光暗了暗。把嘴凑到李乾曰的耳边轻轻的说:“乾曰,你小时候不是说长大了要娶我吗。我答应你。”说完轻轻的在李乾曰的耳边吹了一口气低沉的笑了笑。李乾曰身体一僵:“我小时候都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如果我不是开玩笑的呢?答应吗?”“哈…哈哈哈,时间不早了,我该和父亲启程回洛阳了。”


       说完,李乾曰推开靠在自己身边的叶司翎,向亭子走去。叶司翎看着李乾曰的背景越来越远,双手紧握。


       李乾曰,我要你知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们一路小心,注意安全,到了记得给我报个信”叶英伸出手理了理李承恩的衣领温柔的说到。


       啊,今天的爹爹也是依旧的温柔。要是身边没有那个臭小子就完美了。叶司翎笑眯眯的看着站在李承恩身旁的李乾曰。李乾曰别扭的把头转向另一边抽了抽嘴角。


       突然被一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竹马告白,自己也是很无奈的好吗,虽然说军营里也有不少两位男子互相看对了眼,但是也不代表自己就能接受自己也跟他们一样的吧。虽然自己的父亲和爹爹也是如此。


      叶英转头对着叶司翎:“阿翎,把马牵来。”“是,师父。”


      “军营的马一般吧,你看看你喜欢吗”叶英把手中的缰绳递给李承恩


      “竟然是踏炎乌骓,喜欢!这个礼物太棒了!!阿英你真好”李承恩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了叶英


       李乾曰默默捂脸。我才骑的绝尘。你们要不要这样。


      “那就不耽误你们的行程了。”叶英向后退一步。


      “乾曰,你要好好的考虑哦。”叶司翎依旧是笑眯眯的看着李乾曰。


       李乾曰头也不回的拉着李承恩就上了船。


      


    “最近苍云军要来一部分人到我们这边来交流,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表现。”李承恩敲了敲桌子,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李乾曰严肃的说到。


    “是将军。”李乾曰回答到


    “好了起来吧,我们多久没谈过了?”“您是指?”    “就说说那个叶司翎吧。我记得你们两个人从小就一直在用书信联系。你觉得他怎么样?”“嗯…还好吧。”“你也不要一天都绷着个脸。多笑笑知道吗。”“父亲…我都快19了…您就别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好吧。”“我知道你长大了,就是因为你长大了所以要跟你谈谈。”“嗯嗯嗯。你说的对。”“臭小子。又来这套。滚去跑50圈。跑不完别吃晚饭了。”“是!”李乾曰站起身便溜出了李承恩的房间。


      


      “乾曰,想不到吧。是我来了。”燕疏瑜一把揽过李乾曰的肩,笑嘻嘻的说到。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进大门我就知道是你了”李乾曰无奈的摇了摇头。


      燕疏瑜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乾曰犹犹豫豫的说到:“你这样子……怕不是有心事吧?”李乾曰突然惊醒:“啊?我没有啊…咳咳”“绝对有,你信我,我看人很准的。”燕疏瑜笑眯眯的看着李乾曰。


      “真是瞒不过你,那我问你,如果一个和自己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人突然跟你告白了,你会怎么办。”李乾曰握了握手里的茶杯转头望着坐在一旁的燕疏瑜


    燕疏瑜仰头思考了一下说:“你喜欢他吗?如果喜欢。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那…他是个男生怎么办?”“没有怎么办啊,你喜欢他干嘛还在意性别?李大将军和叶大庄主不也是这样的吗,别想太多。放开去喜欢就好了。”


      李乾曰趴在桌子上思考了很久


      “果然我还是挺喜欢他的吧。”李乾曰喃喃自语,不过还是被燕疏瑜听见了。


“哦?你喜欢谁啊?说说看?”燕疏瑜把头凑上去打趣的问。


“哎,你别问了。没什么!”李乾曰摆摆手把头别开。


翌日


      


      “小将军!有人找!好像是藏剑山庄来的人!还带了几匹马!”“什么??”李乾曰一惊,连忙起身像外走去。


      竟然是叶司翎


      “你来干什么!”李乾曰皱着眉头看着马上的人。


      “我?我来娶你的!!”叶司翎笑眯眯的撸了一把李乾曰的须须x


“你看这些聘礼够吗?我不能像师父一样送师父踏炎乌骓。赤兔。绝尘……你喜欢吗?或者是说。李乾曰。你喜欢我吗?”


  “我……啊……天色不早了,你不如留下,明日再走吧。”李乾曰低下头,不知眼神该放在何处,尴尬的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


      “乾曰,我只要你一句回答,你喜欢我吗?”叶司翎下马,上前一步抓住李乾曰的手。叶司翎挥挥手让一旁的将士把马牵下去。


      “对不起,这太突然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你这样爹爹不会生气吗?爹爹知道吗?你是他唯一的徒弟啊!”李乾曰想挣脱开叶司翎的手,但是,能抡起重剑的手劲是那么容易挣脱的吗。


    “我给师傅说了,他说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他也懂。我想如果我师傅都同意了,那大将军也不会不同意的吧?所以你呢?你又是给我如何的答复呢?”叶司翎上前一步把李乾曰紧紧的抱在怀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生怕错过一丝李乾曰的反应。


     “喂!那谁啊!你干嘛!你要对乾曰做什么!”突然一声呼喊从不远处传来。只见身穿玄甲的小伙子上前一步就把他们两分开,揽住李乾曰的肩就往后退了几步。


     “你是谁?你为何如此叫他!”叶司翎突然觉得自己怀中一空便猛的转向分开他们两的不速之客。


       燕疏瑜皱眉“你又是谁?你难道不知道乾曰前段时间的手臂受了重伤吗?你还那么用力的抓他!”


       李乾曰急忙捂住燕疏瑜的嘴说:“你别说了!”


      “为什么不让我说?哦?让我猜猜看。刚刚出现的这一幕……李乾曰!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为什么还与这人如此亲密?”燕疏瑜神色不善的看着一旁的李乾曰。


       叶司翎愣了好一会儿说:“什么?乾曰你……有喜欢的人了?是谁?那个人是谁?这就是你不肯正面回答我的理由吗?”


       燕疏瑜听到这话吃惊的看了一眼叶司翎,再回头看了看李乾曰不自然的神色,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转头便说:“啊?就是你让我们家乾曰夜夜思念的那个人?我们家乾曰到底是看……唔唔…你让我说完呀!”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李乾曰和叶司翎都惊呆了。


       李乾曰听言迅速的捂住燕疏瑜的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还是把你的嘴闭上吧!”


       叶司翎上前一步抱住李乾曰,在他的耳边声音颤抖的说:“乾曰…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你…?”


      李乾曰眼睛一闭,像是豁出去了一般说到:“对!我就是看上你了!你信吗!在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上你了!又怎么样!”


       激动的声音在李乾曰的耳边响起:“我……我就是太激动了…乾曰,没想到你…你喜欢的人竟然是我,我太高兴了。”


       李乾曰回答他的便是一个拥抱和一个深深的吻。


      “咳咳咳…小子下手真狠,要被憋死了,我说你们两个……”当然谁也没在意在一旁喘气儿的燕疏瑜。


      从此


      藏剑山庄多了一个手持长枪的天策小将军。





【燕疏瑜是另一篇苍歌的主角,虽然大纲写好了还没开始动笔,是一篇年下的!年下大法好!其实我策藏藏策都吃的那种,只要他们两在一起这个狗粮就很香!虽然说他们两的感情看起来会有些突然。为什么会这么写是因为青梅竹马啊?!(竹马竹马?)所以说即使常年不见面但是还是会有联系的,再加上自家庄花和李局,就……小孩子,什么都学的快。咳x所以感情就这么来的了!ok!下一篇苍歌是燕疏瑜x杨云天】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