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瑾

时之歌/全职/盗墓/剑网三/天刀/OW‖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剑三脆皮鸭星际abo/哨向同人

星际abo/哨向(两种方面还没有决定)

cp:苍歌 明唐 策藏


苍云

姓名:燕钧

年龄:27

身高:188

职业:特种兵

信息素:

量子兽:开普狮


长歌

姓名:杨寒轩

年龄:21

身高:180

职业:作家

信息素:

量子兽:暮春


明教

姓名: 埃尔森·克里斯托弗(塞西尔)

年龄:22

身高:185

职业:是个贵族,但是很少参与政治

信息素:

量子兽:美洲豹


唐门

姓名:唐翎渊

年龄:25

身高:182

职业:机甲师/古武大

信息素:

量子兽:滚滚


藏剑

姓名:叶晚棠

年龄:19

身高:181

职业:军校学生(大少爷)/其实是后勤的

信息素:

量子兽:猞猁


天策

姓名:李栎

年龄:26

身高:187

职业:元帅

信息素:

量子兽:白狼


儿子的双下巴是我本人没错了……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呢哼😌
因为急着下线就随便截图一下了😌

小淘气x小闷骚BEorHE②

一天写两章真的扎心了x

     

     

      第二日,陆檬檬想起和唐衣麟的约定,当然是单方面的。急匆匆的跑到龙门客栈,却发现空无一人。陆檬檬有些失落,昨日回去,一想起那张带着面具的只漏出半张脸的唐门,就有些激动,只是半张脸就让自己心动,不知……

      像只失落的猫咪耷拉下了耳朵一样。

      这时正要急匆匆的冲进客栈的唐衣麟在门口硬生生的收住了脚步。

     “他竟然在?!”然后迅速转身靠在门边。握上自己身后的碎屏沉星想:“我以为我回来的够早。要不是昨日走的匆忙吧师兄留下的玉佩落下了,才不会回来!这变态…咋整啊。要不,灭口吧。”在思考的中的唐衣麟听到金属碰撞的东西,想必是那人出来了。啪的一个响指。

      隐身再说,不要方!

      然后挪啊挪,挪到了客栈的另一面。才显出身形。刚叹一口气,一个红白相间的影子碰的一下把唐衣麟按在墙上。

      唐衣麟懵了。然后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脸色很黑,气压很低。说:“你想干嘛?”自己第一次出任务就被他这变态毁了,情报没打听到被他破坏了。这人真的不是对方派来整我的吗?!

      陆檬檬出了门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像是附近有人在盯着他似的。而且空气中掠过淡雅的气息,就像是……他!

       我们檬檬的鼻子可好了,让后就逮住了这个即将逃跑的唐衣麟,然后就不可描述…啊没有。

       陆檬檬把唐衣麟的双手按在墙上,另一只手直接卸了唐衣麟身后的碎屏沉星,然后搂住了唐衣麟的腰,一只脚直接插入唐衣麟的双脚中间,然后他走都走不了。顺便用膝盖顶了顶……

       唐衣麟眉头一紧:“我日!他要干什么!变态啊!”双手被限制住,自己的武器也被卸了。

       这位附在唐衣麟身上的帅哥在他的耳边轻轻的问:“宝贝儿,上次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哼。”唐衣麟表示拒绝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听说这唐门的面具摘下来被谁看到了就要娶谁呢。你看看,娶我可以不?如果你介意,没关系,我可以娶你。”陆檬檬吹了吹唐衣麟耳朵上的耳钉。晃动的黑色耳钉在阳光下散发着金属的光泽,和着这白晰的脖颈,不禁咽了咽口水。

      说完搂住腰的那只手不安分的摸了几下后,缓缓的放在了盖住唐衣麟半张脸的面具上,欲要揭开。

     “住手,你说吧,有什么目的需要如此的羞辱我。”唐衣麟试探性的问陆檬檬。

陆檬檬轻笑一声说:“呵,我有什么目的,一见钟情你懂吗?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的眼里只有你一个人了,我还有一段时间就成年了。长这么大我以为我喜欢可爱的女孩子。知道遇见你才发现,我原来喜欢的是你。其他人便再也去不了我的眼了。”

      唐衣麟作为一个成年人,虽然也才没多久。从来没经历过感情这种事,在他的以往的十几年里只有自己的师兄和自己的千机匣。陆檬檬这么一说,倒是愣了一会儿。良好的素质然后唐衣麟迅速的回过神来。眼神暗了暗,不明的情绪看着眼前这个有这金色短发和特别异瞳的人。

      随后陆檬檬便放开了他,伸出一只手甩了甩那帅气的金色短发笑眯眯的对着唐衣麟说:“我想你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不管你同不同意。我明天想邀请你与我一起去游玩,请问可以吗?”

小淘气x小闷骚BEorHE①

自恋喵x闷骚炮

随手写给一蠢喵的Surprise😌随便看看就好啦用词不要在意啦…!

结局看心情,说不定就be了/滑稽

       陆檬檬第一次见到唐衣麟是在那黄沙漫过的龙门客栈中。

     

      喜闻乐见

      一见倾心

      弯了。

     

      陆檬檬是个性别为男的明教,对,男。这个名字是他的师姐给他取的。陆檬檬是个孤儿,被自己的娘亲丢在了大漠中,然后被路过的一个明教女弟子捡走,就是他的师姐陆曦。其实他陆曦也不知道这么小个孩子被扔在大漠中这么久都能活下去。

    

      大概是猫有九条命吧。

    

       檬檬从小就在师姐的宠爱中长大。如今都要成年了,还整天跟个小孩子似的,欺负自家的小师弟小师妹们。昨天摸走了师弟的小鱼干,今天抱走了师妹的糖糖。师姐也拿她没办法。谁让这小子皮是皮但是功夫就是不差呢!

       唐衣麟捏着酒杯坐在桌子前,表情略微僵硬,另一只手已经悄悄的摸上了自己身后的碎屏沉星。心里暗暗的想:“这是哪里来的瓜娃子,衣着暴露,还一脸奸笑,我有点怕怕。”

  

       如果坐在对面笑的灿烂的陆檬檬知道唐衣麟心里想的什么,只会拿着镜子笑着问自己:本帅喵哪里一脸奸笑了?明明这么迷人的微 笑!

    

      唐衣麟摩挲了一下杯子口,听到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开口说的话,抽了抽嘴角:“我日,这瓜娃子在说什么啥子玩意儿!我只是来做任务的!放过我可以吗?!异族人都这么奔放的吗???师兄,我要回家!”

     

       陆檬檬显然是看到了唐衣麟抽搐的嘴角继续笑眯眯的说:“宝贝儿,你真的不考虑跟我回家吗?你看我这么喜欢你。不考虑一下跟我鱼水交欢吗?”

     

      唐衣麟差点想举弩而上了。

    

     “不得行,我要冷静一下。”唐衣麟想了想深呼吸了一下才开启那金贵(呸)的唇。

    

     “名字?”

    

      陆檬檬刚要开口说出自己为了不让别人笑话自己,从而另外精心取得一个名字时……

一个红衣小萝莉推开门环视四周后眼睛一亮冲上前去拍了那人的肩:“喂!陆檬檬你干嘛呢!师姐喊你回去了!”

     

       顿时两张僵硬的脸面面相觑。

       陆檬檬os:“我xbskxnnxk,陆瑶你能闭嘴吗!让你喊师兄就这么难吗!我给你撩个嫂子回去不好吗?!”

     

      唐衣麟os:“萌…萌萌…?这…嗯…咳…不能笑不能笑。”想起了自己家里熊·萌萌·猫与眼前这个有这被大漠晒出来独特的古铜色皮肤和明晃晃的八块腹肌还有那金色的短发特殊异瞳还笑的异常邪魅(奸笑)的陆·檬檬。

   

      “咳…”布星,想笑。

     

       唐衣麟忍不住咳了一声微微低下头掩饰住自己微微勾起的嘴角,捏紧了自己手里的杯子。

     

      转过头一脸菜色看着自家师妹的陆檬檬当然没看到唐衣麟的笑容,不然怎么会只觉得这像是一朵高岭之花冷漠的人笑起来如此好看,虽然只漏出了被面具遮挡的半张脸。(如果看到了全部就直接下跪求婚了——颜控檬檬悄悄的说)

     

       陆瑶懵逼的看着一脸菜色的陆檬檬,陆瑶也没有想那么多,对陆檬檬说:“师兄,师姐让你回去了,说是有事找你。”

     

      陆檬檬叹了一口气,正色对陆瑶说:“行,我知道了。一刻钟我便到。”陆瑶耸了耸肩转身便走了。

     

       转头,陆檬檬便又用他完美的脸(自认为)露出一抹笑容对唐衣麟说:“宝贝儿明日我还会来这里~等我哟~”快速附身在唐衣麟的额上落下轻轻一吻。然后大踏步的离开了。

唐衣麟微微一愣,然后迅速的脸黑了。

    

     “谁特么等你啊,我日!西域人真的都这么可怕的吗!等,等你龟龟。告辞。”唐衣麟迅速的收拾东西走人,头都不回一个。

     

       殊不知,陆瑶的这一声,暂时让陆檬檬逃过一难。

大儿子的新衣服预定😌
小儿子的眼神真的爱了😭

策藏秀(策藏.秀?)

#策藏秀#

      在这灵山秀水的江南,出了一位名动四方的美人,是一位舞娘。名唤阿秀。

      不知有多少富家公子为了目睹这美人的芳容,扔下重金数两。这叶家大公子便是这兴致最高的那几人之一。听闻阿秀姑娘喜欢收藏些神兵利器,叶大公子便亲自打造了一把双剑——九天悬梦予阿秀姑娘。那些听说此事的江湖侠客们众说纷纭,此双剑可不是一般人拿得出手的。

      阿秀姑娘芳名远扬,惊动了皇宫中的皇帝,皇帝便传令让阿秀姑娘进宫在晚宴上舞一曲。自然,皇命不可违,阿秀姑娘也只能收拾收拾进宫表演去了。

      晚宴当晚,阿秀姑娘竟在这满朝文武百官中看到了叶公子的身影,果然这叶公子也不是一般人。

      曲终,舞终。

       一道视线始终落在阿秀姑娘的身上,阿秀姑娘随着目光看去,一身银甲红袍好不威风。这样子,看来是某位将军吧。
宴会中,将军先一步告退,皇帝也就随了他。

       花园,将军“偶遇”了阿秀姑娘阿秀姑娘得知,这位将军姓李,便与李将军攀谈起来。阿秀姑娘其实也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并不与宫中的那种娘娘们一样“小气”。很快,两人便熟识了,李将军因事离开前许诺阿秀姑娘【知姑娘你善扇舞,我明日便派遣人做出一把精美的扇子赠与你,姑娘不必推脱了。】阿秀姑娘只好接下。
翌日,阿秀姑娘便收到了来自李将军的赠礼名曰:血影天宇舞姬

      当叶公子看到阿秀姑娘用这把扇子翩翩起舞时便想【这扇子看似不一般啊……】私下从阿秀姑娘的佣人那里得知,是那李将军送的。

      顿时叶公子便气的跺脚【这傻小子从小就喜欢与我抢东西,我喜欢的人都要抢吗!】气冲冲的便跑去李将军府上理论去了。
李将军挑眉看着面露菜色的叶公子【我送姑娘东西便是我在追求她了?嗯?】叶公子拍了一下桌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什么好东西都被你抢去了!我想拿回来都被别人说是欺负你。你还没抬手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李将军只是端着茶暗暗的笑了笑。理论的结果,谁也不知道。

      只是看见叶公子黑这个脸从将军府出来。

       之后两人送东西的频率越来越高,但是两人都没有明确的表明自己的意思。阿秀姑娘也是从中看出了一些端倪。

       来年的花朝节上,阿秀姑娘把两人都约了出来,递给了他们两同样的面,自己也带上了一个,三个面具都是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面具,带上后也不太能分辨出是谁。阿秀姑娘说,我们三个分开,如果谁能先找到我我便答应谁。其实阿秀姑娘也意识到这两人像是在追求她,但是那李将军的态度却暧昧不清,看不出是什么意思。但那叶公子的态度便很明显了。所以这次只是试探,没找到,自己却看到了真相。

      这一找便是一天,华灯初上,街道上来往的人群并没有减少太多。来来往往的人群让叶公子忍不住嘟囔着【哎,人怎么这么多,阿秀姑娘真是太为难人了。】

      这时,一只有力的手把叶公子拽进了一旁的小巷,一道黑影直接压了上去。叶公子只感觉到自己的双唇被什么覆盖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影丝毫不给自己的空隙,一只手顺着自己的腰向下探去,深情的亲吻让他喘不过气来。叶公子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操,遇到变态了吗!!】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的松懈,叶公子推开了身上的人,刚想逃走,却被人困在那小小的空间内,抬眼对上的是一双熟悉的带着笑意的双眼。

【叶哥哥,你不知道吗,我从小就喜欢你了。我抢你东西,想与你争高下,只不过是想吸引你注意罢了,你真的不明白吗?】

      当然,只见叶公子被男子一只手牵着从小巷里走了出来,一人脸红,一人笑眯眯。

       啊,巷子里发生的事,谁知道呢,是吧。

      在两人身后的阿秀姑娘看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转身把手里自己最心爱的两把扇子丢入河中,默默地抽出身后的两把长剑。

—完—

                                            

各种不科学剧情!不科学用词!第一次写这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玩就好了qwq。。。还不是因为下午的一张图突然来的脑洞。。咳咳咳!
所以我总觉得我明年也会变成阿秀姑娘qwq
(醒醒你是秀太/停一停你本来就是冰心啊)
等,等一个策藏秀,我暴毙的那种

一辆手推🚌
链接走评论
发图都发不出去!

背景就是剑三类似全息的那种感觉
梗是这次的那个…屁股挂件…兔尾巴x

因为帮会里的那个军爷。对,就是文中的那个军爷天天欺负我!写他的文来泄气!一辆小破🚌急刹车注意!
写的不好x这就是一个写清水的写肉的后果吗(直男写肉hhh)

#藏策#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这是一篇早期写的文了!最近把坑填了!两个人的性格我和师兄也讨论过很久!有一篇师兄写的肉我就不放上来了x咳。庄花和李局有点欧欧西,希望不要在意太多,就出现了一小会儿!,如果还能接受就看下去吧!爱您!有些小bug和用词不当求轻拍!】





   
      李乾曰第一次见到叶司翎是在正月里的藏剑山庄。当时的叶司翎还是个小屁孩儿,小小矮矮的跟个团子似的。二人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这是自己从记事起第二次来到藏剑山庄。第一次是自己被捡了回来。这次是父亲带我来这里看望一个人。


       那个人便是我的爹爹,他告诉我我的爹爹是这个藏剑山庄的庄主。庄主的意思就是说是这个大庄园的主人了?突然觉得自己的爹爹,好厉害啊……父亲能把爹爹拐回家真的…厉害……


       拽着父亲的袖子跟着他走到西湖的一处亭子,亭中有一位穿着明黄衣衫的白发中年男子。


      “你们来了,呵呵,乾曰你长高了”男子转过身来。我松开父亲的袖子向男子跑去扑到他怀里乖乖的叫了声:“爹爹。”男子摸摸我的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糖葫芦递给我:“乖,去玩吧,我跟你父亲叙叙旧。”


      我接过糖葫芦点点头,便离开了。


      沿着西湖边走着。踩在雪上嘎吱嘎吱声在空中回荡。前方隐隐约约传来喝声,脚下的脚步快了一些。想去看看前方到底是什么。


      “哈!”“喝!”清脆的少年音从不远处传来。


       悄悄靠近站在树下探出头,只见一个少年在树下在举着大大的重剑挥舞着。


        少年眉间有一点朱砂。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定能吸住无数少女的目光。


      这个人……好眼熟啊…这家伙是叶司翎?


      李乾曰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下。


      


      “谁在那里!”只见少年一个鹤归向自己冲来,李乾曰向后跳了一步抽出了背上的碎魂


      “嗯?乾曰??!你怎么来了!”叶司翎惊讶的看着李乾曰,把重剑收了起来。


      “司翎。”李乾曰笑了笑看着叶司翎比起自己高高大大的。他长大了不少,愈发有大人的样子了。


       小时候的叶司翎长得特别乖巧,长长的马尾垂在脑后,牵着自己的手一蹦一跳的,浅褐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自己,声音奶声奶气的叫着哥哥。自己捂着脸转向一边。


      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哪根筋抽了,对父亲说【长大以后我要娶司翎!】


      俩人这几年来一直用书信在通信,刚开始的时候叶司翎的字歪歪斜斜的,还有错别字,渐渐的变得工整,刚劲有力的字体让李乾曰很是欣慰,小屁孩儿终于长大了。


      “怎么了?”叶司翎见他半晌没有反应


推了一下


         李乾曰回过神“啊啊,没,你刚刚说什么了”


         叶司翎一笑


      “走吧,你也这么久没来过藏剑山庄了我带你到处逛逛。”叶司翎揽住李乾曰的肩向前走。


         李乾曰身体一僵


     “乾曰你怎么奇奇怪怪的”


     “有吗,哈哈哈哈。。”李乾曰尴尬的开口


       两人在西湖边转悠了一会儿,远远看见李承恩和叶英还在亭子里。两个人依偎在一起。


       叶司翎把目光转向亭子,瞥了一眼身旁的李乾曰,目光暗了暗。把嘴凑到李乾曰的耳边轻轻的说:“乾曰,你小时候不是说长大了要娶我吗。我答应你。”说完轻轻的在李乾曰的耳边吹了一口气低沉的笑了笑。李乾曰身体一僵:“我小时候都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如果我不是开玩笑的呢?答应吗?”“哈…哈哈哈,时间不早了,我该和父亲启程回洛阳了。”


       说完,李乾曰推开靠在自己身边的叶司翎,向亭子走去。叶司翎看着李乾曰的背景越来越远,双手紧握。


       李乾曰,我要你知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们一路小心,注意安全,到了记得给我报个信”叶英伸出手理了理李承恩的衣领温柔的说到。


       啊,今天的爹爹也是依旧的温柔。要是身边没有那个臭小子就完美了。叶司翎笑眯眯的看着站在李承恩身旁的李乾曰。李乾曰别扭的把头转向另一边抽了抽嘴角。


       突然被一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竹马告白,自己也是很无奈的好吗,虽然说军营里也有不少两位男子互相看对了眼,但是也不代表自己就能接受自己也跟他们一样的吧。虽然自己的父亲和爹爹也是如此。


      叶英转头对着叶司翎:“阿翎,把马牵来。”“是,师父。”


      “军营的马一般吧,你看看你喜欢吗”叶英把手中的缰绳递给李承恩


      “竟然是踏炎乌骓,喜欢!这个礼物太棒了!!阿英你真好”李承恩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了叶英


       李乾曰默默捂脸。我才骑的绝尘。你们要不要这样。


      “那就不耽误你们的行程了。”叶英向后退一步。


      “乾曰,你要好好的考虑哦。”叶司翎依旧是笑眯眯的看着李乾曰。


       李乾曰头也不回的拉着李承恩就上了船。


      


    “最近苍云军要来一部分人到我们这边来交流,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表现。”李承恩敲了敲桌子,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李乾曰严肃的说到。


    “是将军。”李乾曰回答到


    “好了起来吧,我们多久没谈过了?”“您是指?”    “就说说那个叶司翎吧。我记得你们两个人从小就一直在用书信联系。你觉得他怎么样?”“嗯…还好吧。”“你也不要一天都绷着个脸。多笑笑知道吗。”“父亲…我都快19了…您就别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好吧。”“我知道你长大了,就是因为你长大了所以要跟你谈谈。”“嗯嗯嗯。你说的对。”“臭小子。又来这套。滚去跑50圈。跑不完别吃晚饭了。”“是!”李乾曰站起身便溜出了李承恩的房间。


      


      “乾曰,想不到吧。是我来了。”燕疏瑜一把揽过李乾曰的肩,笑嘻嘻的说到。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进大门我就知道是你了”李乾曰无奈的摇了摇头。


      燕疏瑜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乾曰犹犹豫豫的说到:“你这样子……怕不是有心事吧?”李乾曰突然惊醒:“啊?我没有啊…咳咳”“绝对有,你信我,我看人很准的。”燕疏瑜笑眯眯的看着李乾曰。


      “真是瞒不过你,那我问你,如果一个和自己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人突然跟你告白了,你会怎么办。”李乾曰握了握手里的茶杯转头望着坐在一旁的燕疏瑜


    燕疏瑜仰头思考了一下说:“你喜欢他吗?如果喜欢。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那…他是个男生怎么办?”“没有怎么办啊,你喜欢他干嘛还在意性别?李大将军和叶大庄主不也是这样的吗,别想太多。放开去喜欢就好了。”


      李乾曰趴在桌子上思考了很久


      “果然我还是挺喜欢他的吧。”李乾曰喃喃自语,不过还是被燕疏瑜听见了。


“哦?你喜欢谁啊?说说看?”燕疏瑜把头凑上去打趣的问。


“哎,你别问了。没什么!”李乾曰摆摆手把头别开。


翌日


      


      “小将军!有人找!好像是藏剑山庄来的人!还带了几匹马!”“什么??”李乾曰一惊,连忙起身像外走去。


      竟然是叶司翎


      “你来干什么!”李乾曰皱着眉头看着马上的人。


      “我?我来娶你的!!”叶司翎笑眯眯的撸了一把李乾曰的须须x


“你看这些聘礼够吗?我不能像师父一样送师父踏炎乌骓。赤兔。绝尘……你喜欢吗?或者是说。李乾曰。你喜欢我吗?”


  “我……啊……天色不早了,你不如留下,明日再走吧。”李乾曰低下头,不知眼神该放在何处,尴尬的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


      “乾曰,我只要你一句回答,你喜欢我吗?”叶司翎下马,上前一步抓住李乾曰的手。叶司翎挥挥手让一旁的将士把马牵下去。


      “对不起,这太突然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你这样爹爹不会生气吗?爹爹知道吗?你是他唯一的徒弟啊!”李乾曰想挣脱开叶司翎的手,但是,能抡起重剑的手劲是那么容易挣脱的吗。


    “我给师傅说了,他说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他也懂。我想如果我师傅都同意了,那大将军也不会不同意的吧?所以你呢?你又是给我如何的答复呢?”叶司翎上前一步把李乾曰紧紧的抱在怀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生怕错过一丝李乾曰的反应。


     “喂!那谁啊!你干嘛!你要对乾曰做什么!”突然一声呼喊从不远处传来。只见身穿玄甲的小伙子上前一步就把他们两分开,揽住李乾曰的肩就往后退了几步。


     “你是谁?你为何如此叫他!”叶司翎突然觉得自己怀中一空便猛的转向分开他们两的不速之客。


       燕疏瑜皱眉“你又是谁?你难道不知道乾曰前段时间的手臂受了重伤吗?你还那么用力的抓他!”


       李乾曰急忙捂住燕疏瑜的嘴说:“你别说了!”


      “为什么不让我说?哦?让我猜猜看。刚刚出现的这一幕……李乾曰!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为什么还与这人如此亲密?”燕疏瑜神色不善的看着一旁的李乾曰。


       叶司翎愣了好一会儿说:“什么?乾曰你……有喜欢的人了?是谁?那个人是谁?这就是你不肯正面回答我的理由吗?”


       燕疏瑜听到这话吃惊的看了一眼叶司翎,再回头看了看李乾曰不自然的神色,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转头便说:“啊?就是你让我们家乾曰夜夜思念的那个人?我们家乾曰到底是看……唔唔…你让我说完呀!”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李乾曰和叶司翎都惊呆了。


       李乾曰听言迅速的捂住燕疏瑜的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还是把你的嘴闭上吧!”


       叶司翎上前一步抱住李乾曰,在他的耳边声音颤抖的说:“乾曰…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你…?”


      李乾曰眼睛一闭,像是豁出去了一般说到:“对!我就是看上你了!你信吗!在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上你了!又怎么样!”


       激动的声音在李乾曰的耳边响起:“我……我就是太激动了…乾曰,没想到你…你喜欢的人竟然是我,我太高兴了。”


       李乾曰回答他的便是一个拥抱和一个深深的吻。


      “咳咳咳…小子下手真狠,要被憋死了,我说你们两个……”当然谁也没在意在一旁喘气儿的燕疏瑜。


      从此


      藏剑山庄多了一个手持长枪的天策小将军。





【燕疏瑜是另一篇苍歌的主角,虽然大纲写好了还没开始动笔,是一篇年下的!年下大法好!其实我策藏藏策都吃的那种,只要他们两在一起这个狗粮就很香!虽然说他们两的感情看起来会有些突然。为什么会这么写是因为青梅竹马啊?!(竹马竹马?)所以说即使常年不见面但是还是会有联系的,再加上自家庄花和李局,就……小孩子,什么都学的快。咳x所以感情就这么来的了!ok!下一篇苍歌是燕疏瑜x杨云天】


     

呜呜呜。。想念我的儿子。。家盾的直男截图真的是o(´^`)o。。。这两张脸还是手绘的好看。。重制版不能看。。。´_>`。想念他。。。呜呜呜。。。

a之前和师兄去拍照
(师兄是个假毒太哈哈哈)
想念。。。
希望明年可以回来玩